Archive for March, 2007

《批评的解剖》读书笔记(一)

我几乎是怀着膜拜的心情来阅读弗莱(Northrop Frye, 1912- 1991)的《批评的解剖》。早在我关注国内《圣经》文学研究成果的时候,弗莱的名字就不时地出现。关于弗莱在此我就不再过多的介绍,他不但是加拿大文学理论界的骄傲,而且也是整个英语世界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学批评家之一。在他生前已有评述他的文章和著述数百种;他逝世以后,西方学界又掀起了一个接一个的研究他的热潮。弗莱主要著作共有26种。最为经典的有《威严的对称》、《批评的解剖》、《伟大的代码》和《神力的语词》等。他的著作是研究《圣经》文学、神话原型批评、文学人类学等学科必看的。 本书由百花文艺社出版(全译本),陈慧、袁宪军、吴伟仁翻译,定价26元。 希望自己能够趁着阅读这本书的契机,能够较为全面的了解这位文学批评巨擎博大精深的思想火花。

圣经随谈

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科研和学术成果来说,总是男性研究者居于领先地位,女性研究者寥寥无几。那么再以教书领域来看,吸引学生的还是以男性居多,特别是一些较为专业的课程,如文学类课程。当然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深究的必要,毕竟阐发的完全是一家之言,说不定别人不会这样认为。我只是想说我们的西方文学思潮老师(文学博士)的确是一个渊博且魅力的人。 那天说道《圣经》的问题,《圣经》是一部鸿篇巨制,其实有不少东西是我们忽视的。《圣经》分为《旧约》和《新约》。《旧约》事实上是犹太教的圣经,《希伯来圣经》,而基督教新教的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天主教、东正教的圣经还包括《次经》。(说不定还有次次经,外经,伪经等等)基督教新教最初则是犹太教的一个异端派别,其创始人耶稣宣扬不同犹太传统的教义最后被钉死十字架,其门徒恪信耶稣复活升天,超凡入圣,继续宣传其教义,慢慢才形成今天的基督教派系。

西部牛仔(1)

 一群特殊的人 绵延纵深的落基山脉是他的家园,苍天为被,大地作床。骑在马背上的美国牛仔是生活在广袤西部的先行者。他们出生的时候肤色往往是白色的,在炎热阳光,风霜雪雨的自然作用下,他们变得黝黑黝黑的,不过很少有人会介意。他们几乎不会读书写作-这些并不重要!他们要求的素质与众不同: “He had to know something about cow psychology I mean, know what a cow’s idea are. I won’t say what her thoughts are, because she didn’t have any more thoughts than the average man has, but she has instincts. Now, a cowman didn’t have to own cattle, but he had to know cattle!” […]

i don’t celebrate christmas day

Although I am quite familiar with the origin and celebrations of Christmas Day, the most important festival in the western world, actually I’ve never got the idea of participating its crazy celebrations, which could terrify foreign guests. Some of my classmates now are working as policemen. For them, Christmas Day is their yearly ultimate nightmare […]

流浪者一课

还有谁保留有读中学的时候写过的作文或周记吗?答案估计是否定的。今天在书柜里翻东西,想不到竟找到高一时期的周记本,幼稚的笔端记录着成长的点点滴滴。看着自己的文章很多感慨:一回首自己都到了儿立之年,时间真的是飞逝如电!然而记忆却很清晰,一如昨天你听过的华彩乐章,看过的优美电影。这就是古今无数骚人墨客描绘的青春。青春活在记忆中,而文章看来需要挖掘性地整理保护,对我来说这些是宝贵的。现抄录一篇在博客之上供自己缅怀,大家也可玩味。博客记录自己感兴趣地一切,它使得人际交流又多了一个充满人文气息的渠道,当然归根结底,博客就是一个人跳舞,自娱自乐。 《流浪者一课》 1992年10月11日